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理想家会员Plus版》

理想家会员Plus版

类型:综艺 大陆 0

主演:伊能静  刘芸  袁咏琳  黄雅莉  

导演:内详  

剧情介绍

文|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同一个场景,四种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生活的万花筒第一次被如此鲜活又精准地呈现在了观众眼前。

这是《我最爱的女人们》第二站西班牙行的第一天,因为“丈夫解放日”欢呼雀跃懒散了一整个下午的老公们,在当晚迎来了可怕的“世界末日”:玩耍归来的老婆和老妈,竟然互相黑着脸!

老婆老妈去游玩,回到家里黑着脸

不需要再提问,那道“我和你妈掉水里你会先救谁”的送命题现实版,已经摆在了眼前。

四个男人,四种“活法”:张晋是不知所措回神后拼命想摆事实讲道理,袁成杰是嘘寒问暖主动揽责“两头哄”,张伦硕是努力和稀泥用不在意淡化矛盾,杨烁则大被一掀、迷茫中先去会趟周公……

这道送命题该怎么答?对比出答案

真实吗?超级真实。

“这是一场真实的‘生活大爆炸’,我们最终的目的除了让观众感受到家的联结其实就是爱之外,也想让广大观众在节目中找到处理家庭问题的参考。”

今日,在播出期间于全平台狂揽热搜157次、话题阅读量在微博突破23.6亿次、讨论突破56.6万的《我最爱的女人们》正式完结,而对于这档节目的主旨,日前接受捕娱记(ID:ibuyuji)采访时节目总导演单丹霞给出了上面那段话。

为了这场真实,单丹霞和她的同事们,整整付出了半年时间的心力。

夹心饼or双面胶?

一场看似疯狂的旅行直戳国人情感痛点

观看《我最爱的女人们》,你绝对不会忽略那个有趣的片头——妈妈和妻子组合而成的“双重套娃”将男人挤成了一块夹心饼,而这,显然源自已婚男性的典型感受。

节目片头,是一个套娃&一张夹心饼

单丹霞团队曾是《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到第六季的核心制作团队,并在2016年成功把这一电视平台王牌综艺网络优化。而在《我最爱的女人们》完结后,由这个团队制作、关注青春期孩子和“更年期爸爸”的《一路成年》,也是对于“家庭关系”的关注。

对“家”的天然敏感让她提到,聚焦婆媳关系也不过是源自生活的日常感悟,“不论是身边刚刚步入婚姻生活的同事,还是结婚多年的朋友,每逢聊起这个话题,讨论的热烈度一定是最强的。”

但她同时也敏锐观察到,婆媳关系虽然是一个非常具有广谱性的社会话题,但没有一档节目用真人秀的方式探讨过这样一种关系。

其实不单是真人秀无关注,向来被称为“千年无解”,客观上也造成许多人在直面婆媳关系时恨不得立时选择“回避”。

节目先导片中的街头采访

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拒绝”

单丹霞就提到,自己曾问过身边很多男性朋友,敢不敢带着老婆和老妈一起旅行,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这太疯狂了吧!”

这感受不止普通人,在踏上即将到来的21天旅行时,张晋和袁成杰的表情是:左右为难,面露难色。

但恰恰是这两个男人处理问题的方式更好

妖魔化不对,但靠“回避”来刻意淡化所谓的矛盾同样也不能解决问题。之所以坚定地想做这档原创节目,单丹霞说出发点就是为了能毫无保留地来观察婆媳之间的相处模式,“目的,是为了促进家庭的和谐。”

相处,从相聚开始。《我最爱的女人们》中,几乎没有跟儿子媳妇共同生活经验的三位婆婆(除袁成杰家庭之外),从重庆、山东、黑龙江一起来到上海,正式进入孩子们的生活圈。

不常相聚的三个家庭,更符合当下中国的情感结构

而“最易见人品”的旅行则成为考验“婆媳关系”的抓手。21天,旅程从上海、西班牙到张家界的“长途跋涉”,也成了检验是为“婆媳关系最重要平衡点”的男人们,到底“合不合格”的重要过程。

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背后的那个“情感痛点”。

受访过程中单丹霞提到,为了让普通观众能够从明星家庭的相处中找到“自己家”的感觉,他们在嘉宾的选择上,从家庭关系、地域、婚龄多个方面综合出参考维度,“差异化决定了典型性,不同的背景决定了不同的家庭相处模式。”

四组不同的家庭

能让最广谱范围内的观众“投射自我”

因此,当内地婆婆遇上香港儿媳妇,东北婆婆搭配重庆儿媳妇,上海精致婆婆配上爱撒娇的儿媳妇以及承载着“姐弟恋”、“异国恋”概念的婆婆媳妇出场时,“我最爱的女人们”和她们身后的那个男人,能让最广谱范围内的观众瞬间对节目投射进属于自我的情感。

“三角关系”带来天然戏剧张力

这场三个人的电影,三个人都要有姓名

虽然操作的是一台此前没人做过的真人秀,但单丹霞团队丝毫不担心节目的可看度——婆媳、母子、夫妻,《我最爱的女人们》的人物设置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天然”的“三角关系”,戏剧张力恰恰存在于这个三角关系之中。

当然,戏剧张力同样需要激发。由总编剧胡向成带领的编剧团队则最大程度地利用“环境还原”“事件还原”和“人物还原”的预设,最大程度让嘉宾们还原生活的真实反应。

这中间让观众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事件还原”。

上海站开篇,4个家庭就遭遇了打扫整栋房子的考验

全篇通看《我最爱的女人们》,让捕娱记印象最深刻、同时也的确被观众认为是成功打开现实的几个段落,分别散布在三段旅程的开头:上海站开篇4个家庭分别遭遇的凌乱房间,西班牙站第一天所有人经历的“暴走找房”,张家界行程里“酸甜苦辣”的选房过程,都让生活的万花筒全面展开。

胡向成在采访中提到,事件的还原其实就是通过一件件家庭式的任务让嘉宾重回“鸡毛蒜皮”,当所有人沉浸在真实生活中,真实的人物关系才能被发现。

西班牙街头的“找酒店”设定

让张晋家出现了“意见相左”的尴尬

因此,观众得以在打扫房间一节看到做一会儿家务就喊累的袁成杰&陈芊芊夫妇和一个任劳任怨能把孩子照顾得很好的完美主义婆婆,接触到蔡少芬独掌全局的大女人个性,读懂钟丽缇和婆婆大大咧咧的相处模式;

也能在“西班牙街头的暴走之旅”中,看到杨烁隐藏在大男子主义外衣下的体贴,感受到张晋家两个急性子女人意见相左时的“尴尬”。

这种琐碎的日常,又因为编剧们细心的“背景弱化”设置变得跟普通人无比亲近。

钱不够时到底该先办哪些事?这就很“日常”了

接受采访时胡向成提到,为了打破明星家庭可能存在的与普通家庭的隔阂,他们在前期设置时在旅行经费上特别进行了“控制”,“穷游也好,大家为了几块钱该怎么花、该去哪也罢都有纠结,那这些普通人的烦恼中再产生故事和话题,就是天然的共鸣点。”

三角关系带来天然的戏剧张力,客观上也给节目组带来了从未经历过的“难度”。采访中不论是单丹霞还是胡向成都表示,因为《我最爱的女人们》是一场“三个人的电影”——不仅“三个人都要有姓名”,由“三角关系”带来的多重关系的探讨与讲述,以及如何把握和理顺多重空间内发生的故事线索,都极度考验着导演组的功力。

除了原有的“三角关系”

“换婆婆”等多种组合开启多重角度的故事线索

就比如,《我最爱的女人们》的素材量就是同类型节目中素材量较大的。单丹霞提到,每一站每一天的录制都产生了100T左右的素材,除了拍摄比一般的组累,后期耗费的人力物力也是普通节目的三、四倍。

即便有些问题无解

“女人们”也想要努力给出一沓“参考资料”

不回避矛盾,才能够得以窥见真实,但节目,当然也绝不仅仅止步于展示矛盾。

真心投入去看《我最爱的女人们》,我们会发现,单丹霞团队之所以选择4组背景完全不同的嘉宾,其实也是为了在“对比”中,给“婆媳关系”这个原本无解的命题,一个“更合适”的参考答案。

回到本文的开头,虽然“游玩归来出矛盾”是节目组与婆婆、媳妇商量好的“戏份”,但当袁成杰、张晋、张伦硕、杨烁四人面对同一场景时,哪些反应对,哪些反应只会火上浇油?“更好更合适”的答案自动出炉。

袁成杰“哄妻术”堪称“教科书”级别

值得一提的是,《我最爱的女人们》播出期间,袁成杰一家人的相处模式不断被观众提及点赞,由“袁成杰教张伦硕道歉”那一幕衍生的“情侣间正确的道歉方式”,更是引发了大面积的话题讨论。

采访中单丹霞提到,其实以情感关系为讲述对象的真人秀,最可贵的一点就是能让观众产生“同理心”,“那看到这一幕,观众们其实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平时在自己的生活里、在遇到同样状况的时候,我自己到底是袁成杰还是张伦硕?那平时那些可能存在于生活中的小摩擦如果换一种处理方式,是不是就会云淡风轻?

她特别希望观众能在节目中找到一些处理家庭问题的“参考”,“就比如生活中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像陈芊芊一样多一点撒娇?是不是也需要向伦硕妈妈一样,哪怕看到两口子吵架,也要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然后中立?”

观众在豆瓣发表的真实感受

即便“婆媳关系”无解,但多点合适的处理方式,家庭生活也许就会更和谐。《我最爱的女人们》出炉的目的其实就是如此。

而捕娱记发现,很多观众,也的确准确地把握到了节目的这种善意。

除了处理问题的方式,《我最爱的女人们》中的温暖,其实也是令捕娱记动容的部分。

“我自己十九岁的时候,父母之于我,大概就像城市里的行道树一样吧?这些树,种在道路两旁,即使过去的车轮溅出的脏水喷在树干上,天空飘浮着的蒙蒙细灰静悄悄地下来,蒙住每一片向上张开的叶……谁,会停下脚步来问他们是什么树?你没把我当行道树,你想知道我的来历,这是多么令人惊异的事啊!”2009年,台湾作家龙应台写下《行道树》,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描述被儿子“渴望了解”时的感动。

这种来自母子、婆媳双向情感互动的感动在《我最爱的女人们》中几乎比比皆是。

其实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秘诀都在于“陪伴”

单丹霞就提到,四位母亲参加节目最开心的地方,就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么长的时间和平时忙于工作的儿子、媳妇相处。而张伦硕参加完节目之后,也一直感叹自己十几岁就离家,“妈妈已经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妈妈,没想到自己的妈妈有这么好笑,这么可爱。”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0-2021 安琪影院 www.aqd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