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金牌调解2021》

金牌调解2021

类型:综艺 中国大陆 2021

主演:章亭  

导演:胡武文  

免费观看线路1

免费观看线路2

剧情介绍

邀请一对(或多个)有矛盾的当事人进入演播室,主持人和人民调解员现场为当事人排除忧愁,解除困难,通过节目告诉观众应对纠纷的智慧和解决矛盾的艺术,将真实事件和综艺手段完美交融,塑造全新节目模式。节目中将大力体现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倡导文明积极、健康向上的社会风尚。

作为观众,我还能相信大鹏吗?

作者 | 水泥

在进电影院之前,我已经略微知道大鹏大概做了什么实验。而刘陆在《吉祥》里的表现也非常明显地体现出她是一个“演员”,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介入到这个场景中,所以看到《如意》里真正的王庆丽出现时,我并没有感到意外。相反,我认为当大鹏坚持将《吉祥》拍成剧情短片时,那他就一定会拍作为纪录短片的《如意》,否则他会面临非常严重的创作伦理危机——他拍《吉祥》是不是在投机——不管是大鹏还是观众,都需要《如意》,来摆脱自己的伦理困境。对于大鹏来讲,更准确的词应该是“开脱”。

拍私影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纪录还是剧情。私影像里不可避免地要注入大量的个人经历与情感,然后再赤裸裸地展现给观众看,这个过程不啻为挥刀自残。而观众在观看私影像的时候,会和创作者建立起直接的联结,共情效果将会被放大。就像听自己的一位朋友讲述他的过去,并为他的经历而流泪那样,这是观众作为一个倾听者的义务与责任。

但大鹏在《吉祥如意》里做了相当大胆的实验。他在原本应该是纪录短片的《吉祥》里安排了职业演员刘陆来饰演“王庆丽”,而在原本是拍摄花絮的《如意》里安排了相当多戏剧化的情节,剧情与纪录的界限因此变得异常模糊。到底什么时候是“表演”,谁在“表演”,观众已经很难分得清。大鹏在形式上也在不断地强化这一点,当《吉祥》的最后一个镜头跃进电影资料馆的银幕上,成为了《如意》的第一个镜头时,“观看”的界限也越发模糊,观众很难再简单地说自己只是一个“观众”。观看了《吉祥如意》的我们,多少也成为了大鹏的共谋者。

这个实验完成得相当出色,这一点我必须要承认。但观影结束,在内心里经历了反复的自我拷问与质疑大鹏之后,我不得不提出标题的这个问题:作为私影像的《吉祥如意》,将其创作出来,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在创作中模糊真实与虚构的界限,进而解构日常,拷问人性,大鹏自然不是首创。但《吉祥如意》作为私影像,如果模糊到这个程度,那作为观众的我,本来应当与大鹏共情的我,还能找到情感投射的确定坐标吗?

大鹏在《吉祥》中完全没有出镜,这个问题还不那么严重。到了《如意》,当他在过道上眺望着银幕上的三舅时,在《吉祥》中产生的伦理困境,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还越发加剧了。在台上面对观众提问的大鹏是真实的吗?在酒店里关着门嚎啕大哭的大鹏是真实的吗?给外婆烧纸的大鹏是真实的吗?和刘陆面谈时,说自己不知道拍这部片能得到什么结果的大鹏是真实的吗?作为观众的我,嗅出了《如意》中大鹏身上挥之不去的“表演”气息,实在没办法轻易地给出这些难题的答案。如果在《吉祥》里我多少还知道大鹏是谁,那在《如意》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见过“大鹏”。

作为一部毫无疑问的私影像,如果观众没办法分得清大鹏什么时候才是“真实”的,那观众还能相信大鹏吗?

而如果观众没办法相信创作者,丧失了和创作者建立情感联结时的安全感,那创作者以后怎么办?还有人会相信大鹏的表达吗?这样的代价,大鹏承受得起吗?

我不敢再去想这些问题了。既然大鹏都这么做了,我就单纯地把《吉祥如意》看作是一个影像实验好了。至于大鹏是谁,他在作品里倾注了什么感情,我觉得自己不再有义务与责任去承接。与其和“大鹏”共情,不如和大鹏的家人们共情吧。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0-2021 安琪影院 www.aqd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