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港台剧 《降魔的粤语》

降魔的粤语

类型:港台剧 香港 2016

主演:马国明  黄智雯  刘佩玥  胡鸿钧  

导演:方骏钊  

剧情介绍

的士司機馬季為人豁達樂天,有次人有三急在草叢小解,不测喚醒「石精靈」石敢當,從此能夠看見靈魂。後來,馬季認識了靈異節目主持貝貝娜,一同展開尋妖降魔之旅。貝娜漸對馬季生情,但是馬季原來一直暗戀醫生乘客莊芷若。其時,邪魔為禍世界,石敢當與之決戰時,竟法力全失,此時馬季居然爆發出驚人靈力……

以下全篇可能涉及过度解读。

《降魔的》石敢当这个角色,应该是我看过的剧集里面第二个带有强烈佛性的一个角色,而带有佛性的角色往往是最触动我自己的。在现实里面,这种带有佛性的主要角色总是很少。如果一个主角一出场就具备了佛性,某种意义上他出场便是满级。导致角色带有佛性的缘由要么是因为他们本身自带的设定,就像石敢当一样;要么就是因为在讲述的故事之前,这个角色就已经经历了一些重大的事件。不管是哪一个原因,这样的角色往往不会有太大的发挥。故事需要发展,主角需要成长、需要不断追求,这样的情节不会造就一个带有佛性的主要角色。所以像石敢当这种带有佛性的主要角色,是十分之难得的。

说石敢当是一个具有佛性的角色,自然不是说他跟那些个度众生的佛一模一样,而是说他的很多设定都流露着佛性的特质,超过了一般人所拥有的地步,却又未至佛的境界。我第一遍看降魔的,故事的流畅性可以说掩盖掉了每一个角色的深层次东西,那时候我并没有关于石敢当佛性的体会。但是当我第二次看最后一集的时候,小马站在十字路口大喊了四声石敢当,石敢当并没有再像从前那样从小马背后出来,然后镜头给到小马特写,他说:“我记得你说过我不是普通人,但是其实我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也会有欲望,也会受到迷惑,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也会做错事。”

大概就是在这一刻,关于石敢当,我好像有了很深的触动。综合全剧,可以说一句,石敢当从没错过。他似乎总是对的,给人一种凌驾于对错之上的感觉。

石敢当是一个很有智慧的角色。

在这里,智慧并不等同于我们通常所称的聪明。聪明是指一个人的智商很高,他可以很快的吸收我们学习中要学到的知识、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等等。但是智慧则更倾向于这个人仿佛知晓了宇宙运行的法则,懂得事物之间的各种联系,并不纠结于一般人会纠结的关于现状的困惑,而是用智慧透过现象直接看到事物的本质。在佛教的范围里,万物的运行可以归结为四个字——因缘和合。这四个字在第四集小马和石敢当在天台啤啤的时候便从石敢当的嘴里说了出来,“因缘和合,激起千重浪”。

与此同时,智慧的定义必然决定了拥有智慧的人并不会太不聪明,所以哪怕三百年间人间已完全换了个模样,石敢当仍然可以在短时间里了解适应这个现代社会。

无论是智慧还是聪明,都不能贯予全知全能的误解,所以在看到明明只要精灵出马就不会有后续以及精灵不出马就不会有后续的那些情节时,我也只能说是故事需要,因果如此。

石敢当在《降魔的》里的故事其实是一个收获人性的故事,主创们以他们的人生思考为蓝本,简单又不失哲理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白纸般的精灵如何收获人的情感。

小马不止一次地对着石敢当说:“你只是一块石头。”虽然精灵的本体只是一件死物,石敢当是一块石头、莉莉是一个玩偶,但是因缘和合而生的他们同样会拥有情感,只是因为从未与人接触而没能获得能为人所理解的情感。当石敢当与小马母子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他也体会到了人的情感,他会因为心疼晶晶而扮成豪仔一直留在晶晶身边,他会因为小马的一句兄弟而感到温暖,甚至成为了啼笑皆非的追星一族。这样的因果透着命运之美,也只有在电视里能看到了。

尽管石敢当能够拥有人的感情,但他终究与小马他们甚至莉莉都是不一样的,他的理智从没试过被情感掩盖,看上去是收获了人的情感,但他却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将感情通通抛弃,如同一块不通人性的石头。

20集,啤啤和有为被魔迷惑,石敢当在幻境里对不愿离开的两人说:“这个世界是假的,幸福也是假的,你们不能留在这里。”魔说:“做人最重要是开心,真真假假又有什么关系。”所以对于甘愿沉迷的啤啤和有为这两个死去的人来说,回到现实只是再死一次,只要有眼前虚幻的幸福就够了。但是石敢当是精灵,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本尊不是人,本尊是精灵,本尊不需要俗世的幸福,本尊的天命是要降魔伏妖。

在同一个场景,对着不愿离开的二人,他说:“本尊也理解你们的心情,本尊也希望自己是真的豪仔,有朋友、有亲人、有爱情,但我们更加要有面对现实的勇气。”于是他以一句对不起,而不是征得二人的醒悟,打破了幻境,正确得让人感到残酷。人既然已经死去,沉迷幸福对于鬼来说又何尝是错呢。

石敢当决心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对付魔,每个人都在挽留他,晶晶靠在他的肩膀上痛哭,哪怕在剧情的前五分钟,他还在说着希望自己是真的豪仔这样的话,但他依旧坚决的要离开。小马的失误致使啤啤在后车厢窒息而死,莉莉指责小马害死啤啤,转头想去找回啤啤,石敢当只是拦着莉莉。

小马在岸边的岩石上自责,石敢当在旁静静听着时的那个表情,应该是全剧中关于他佛性另一个特质——悲悯的最突出演绎了。

小马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他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不应该是一个司机经历的事情,为什么身边的人会受伤害,会离开,小马想不明白。但是石敢当明白,这是缘起,这是因果,甚至说,这是命运,他虽为精灵,却非上帝,也只能顺从世事流转。在龙猫死的时候,石敢当曾经说过,“虽然本尊经常说天意,但有时难免会觉得天意太过残忍了”。他生来就是要降魔伏妖,保护世人,世人因妖魔而死,有人为看不清世事而自责,他设定中的佛性或者说悲悯让他为人们的遭遇而感到难过。

石敢当有一个场景让我很是触动。他一个人用平板看着已经没有啤啤的世界灵距离,微微湿润的眼眶这个细节真的是吹爆。在有人指责小马、小马亦在自责之时,石敢当都表现得让平常人觉得他冷漠了些。

但我说过石敢当的故事是一个收获人性的故事,人性与佛性在他身上并存,他微微湿润的眼眶,其实就是他的故事来到最后,关于人性最好的体现。他沉浸在人的情绪里,却依旧理智清醒,知道魔在电视台设下陷阱,拜托莉莉照顾小马晶晶,理性的安排好一切,最后救出了有为和啤啤。(如果小马能够有这份清醒冷静,可能啤啤就真的不会死了)

人性与佛性并存这样的设定好像有些矛盾,因为石敢当不是那些个洞晓一切的佛,却不被感性所蒙蔽。对这点最好的解释,便又回到了智慧,回到了石敢当对因缘和合这个佛教背景中宇宙万物都遵守的运行方式的智慧。

剧中关于解释因缘和合的场景,大多因为使用了偏古文台词而显得有些刻意,但又能让人接受,未至唐突的地步。

小马在岸边自责,石敢当说:“海浪无尽,周而复始,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看似随意,但是都自有缘由,各按规律,人间的事也一样。我们眼前见到的死亡、悲剧都是一个果,不明白是因为我们见不到背后的因,而眼前的果也是导向将来的因。至于导向何方,就是取决于你自己。

这样的一段话,将石敢当的所有行为变得合理。世间万物皆是因果所致,对于有足够智慧明白这个道理的石敢当而言,他并不会因为小马的失误而去指责什么,却也会因为小马的逃避导致更多死亡(这也是因果)而感到难过进而希望他稍有担当,至于居于次位的人性则让他在独自看着没有啤啤的世界灵距离时湿润了眼眶,这样的一种设定真的是绝妙。

小马向石敢当发问,“你说过降魔是你的天职,什么是天职?没老板雇用你,没人给你发工资,做得好没人夸你,做得不好没人说你,为什么要做?为什么?”(很喜欢这句话,用粤语【取读音同】讲一遍:无老细请你,无人出粮比你,做得好无人赞你,做得唔好无人话你,点解要做?点解?)

石敢当没有直面回答这个问题,“岸边的岩石,千百年来无声无息地伫立着,日复日,年复年,不停被海浪冲击,永没止息,又是为了什么呢?

石敢当就如同岸边的石头,石头被海浪冲击,他便在降魔伏妖这个天职中度过千百年,千百年来无声无息,哪需要为了什么,这便是天职,这只是因果。我们可能看不懂何为因何为果,但事情便是这样在看不见的因果之中流淌的。小马不明白为什么所谓的天赋异禀便要一个的士佬踏上降魔伏妖的道路,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规则是一早便写在世界之书上的,这便是缘起。也许就如石敢当这一感天地之气而生的石精灵的天职为何是降魔伏妖,上天赋予你能力,便是要让你完成一些任务。

石敢当与小马最后那场在天台的戏,有两句燃爆全剧的台词同样带着些因果味道,“或者这个并不是终结,只是过程,本尊修炼千百年,就是为了成就今天的你”,“小马,降魔是什么”。

在后巷中,石敢当让小马尽早许愿,不然“今日不作了断,他日必定千倍报应”。(石敢当这个flag立得……)

……

有很多解释因果的台词以偏古文的方式呈现,刻意并不唐突,因为如果使用现代惯用语句代替古文,字数会成倍数增长,表达情感上可能也会不尽人意。同样在天台那场最后的戏, 石敢当有一句台词,没有用古文,也不是很燃,甚至可能不惹人注目,却最为自然,在我心中是全剧的台词之最。石敢当给小马或者说是主创给观众完整解释小马是怎么得到力量,石敢当又是为何如此弱鸡,而后震惊的小马不敢相信地问石敢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为什么不走?”石敢当回答:“因为现在才是最好的时机。”

我想过很多次,是否有其他的回答能够胜过这个回答,最后没有想出来。这个时机并不好,这是石敢当在人间最后的时间了,这个时机让人感到痛苦、不舍、不愿接受,可是石敢当说这是最好的时机。

什么是最好的时机,人怎么能够知道现在才是最好的时机,没有办法知道。石敢当能够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时机吗,他也不行,同样在圈中的他,自然是不能知道在圈外,因果是怎样被写下的。从石敢当开始知道小马正在吸收自己的能量没有选择离开,到石敢当在最弱的时候救出啤啤和有为,终究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已经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小马的力量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能够消灭魔的方法只有用自己的身体与之同归于尽。

这是穷途末路的时刻,如果将这个时刻看作果,因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呢,也许是从小马的那一泡夜尿开始的。用人的逻辑和情感去看这个时刻,也许永远无法释怀这个时机。但如果跳出这个圈,站在圈外看圈内的世界,因果备至的时机,确实是最好的时机了。这样的一个情节安排,为石敢当的佛性再一次打了着重号。

第一集,石敢当暗中杀掉了两个大贼,保护了小马。

最后一集,小马杀掉了郭展明和魔,保护了还没有受到伤害的人。

首尾呼应,却又似乎有点不同。石敢当虽然常将不应干预人间之事挂在嘴边,但到了需要的时刻,他对杀死持枪大贼毫无心理障碍。因为他知道因果如此。

小马拿着石敢当的本体,说:“兄弟,降魔是你的天命?从现在开始,也是我的天命。

直到最后,小马还是不懂自己为何注定要踏上这条降魔之路。他看不透这背后的因果,他将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于是魔的一句“你杀了人,你做了孽,你永远都会受诅咒,永远不会有幸福,就算你死了,也不会得到解脱”便在小马心里留下了永久的刻印,折磨着他。如果小马有足够的智慧,他便会明白,一切是因果注定,而不会被杀死郭展明的阴影所笼罩。这是果,也是因,因又会导向什么样的果,可能要在第二季才能看到了。

以上关于《降魔的》和石敢当的过分解读,主要包括因果、智慧和悲悯,都基于本人对佛教理论的一知半解以及强烈的个人观点,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请谅解。

十三集小马问石敢当:“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石敢当也不知道:“精灵的寿命虽然是以千年计,但是跟众生一样,亦有生死,既然同在圈中,岂会知道圈外的世界呢?

”啤啤和有为都安慰小马,石敢当休养好了就会回来的。但是只有小马知道,石敢当要和魔同归于尽,正邪相抵,一切归于无有。至于晶晶对石敢当无法回来的笃定,大概是出于一个母亲的直觉吧。

尽管这个可爱的小精灵再也无法回来,但我也希望能够给他一个可能的身后世界。

《降魔的》的世界是二元的,人死后灵魂虽不能为人所见却依旧能够独存,如果灵魂决意要离开这个世界,那他便可以去到一个不为此间人事所知的圈外的世界。精灵同有身体以及灵魂,他能看见人死后的灵魂,而精灵死后,相信也能有其他个体能够看到他们的灵魂。

或许在圈外,他与那些在千年生命里有过交集的人们得以再见,又或者在圈外的圈外,以设定的智慧和悲悯,关注着他关心的人们。

《降魔的》第二季已经开拍了,前几天看路透,在小马家同样的地方,供奉着被重新粘合起来的石敢当。想起看过的一个评价,大概意思是,当初最想找到豪仔,但是当豪仔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最想的反而成了石敢当。

猜你喜欢

  • 暖男爸爸粤语

  • 180/已更新67

    爱回家之开心速..

  • 木棘证人粤语

  • 木棘证人国语

  • 黑喵知情

  • 使徒行者3国语

  • 使徒行者3粤语

  • 我的婆婆怎么那..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0-2021 爱情电影 www.aqd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