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动作片 《从邪恶中拯救我》

从邪恶中拯救我

类型:动作片 韩国 2020

主演:黄政民  李政宰  朴正民  朴昭怡  崔嬉序   沈英恩  朴明勋  吴代焕  宋永彰  李书..  

导演:洪元灿  

偶看

剧情介绍

-->剧情介绍:泰国发生震惊人心的绑架事件,完成最后杀人任务的杀手仁南(黄政民饰演),在得知这事件与自己有关之后,随即前往泰国,并与助手开始追查这起事件。另一方面,得知自己兄弟被仁南杀害的雷(李政宰饰演),为了复仇,也前往了泰国。惨烈的暗杀者与无情的追击者,展开了一场没有底线的猛烈追击。

更多讨论新世界了 到时候再删

完整音频 视频节目 戳这里 https://mp.weixin.qq.com/s/s9BMc-aJwjLNkep9nOFvGg

是的,我又来蹭热度了。

得到消息,《从邪恶中拯救我》马上就要上线流媒体了。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这个片子了。

对比当下沮丧的现实语境,这个消息实在很难不让人兴奋。7年了,《新世界》Bromance至今萦绕心头。“新世界brother”暑期档在大荧幕重聚,这几个月预告片底下的短评区,早已燃成《新世界》的台词背诵区——大家的上头众所周知。

大家的上头众所周知

按理说,《新世界》是个大类型片,豆瓣top250排位180,40万人次的标记量——还能聊出什么呢?我聊《爱情小说》的时候,老板说我作死,聊一部连豆瓣都只有7000人看过的电影?……于是我就写了《铁雨》。老板竟然还是说太小众。《铁雨》还小众???那我没办法了,只能拿出《新世界》了——王炸

就当是想趁着《从邪恶中拯救我》出资源前夕,来一波回忆杀。

一起回望一下,那段至今还在上头的新世界Bromance

丽水爱情

聊《新世界》,绕不开的话题肯定是《无间道》(百度上有关这两个共同词条的搜索有132万条)。我承认“韩国电影是香港电影之子”的说法。不光韩国,曾经的香港电影影响了世界。香港电影为世界电影输出了影片类型(中国功夫)以及美学(浪漫的、意向式的),这都是毋庸置疑、有迹可循的。

所以,如果有人跟我说,《新世界》之所以成功,是因为站在《无间道》的肩膀上,我深以为然。还可以前情交代的是,《无间道》是我最爱的港片。上学的时候不知道拉过几次片,画过机位图,在本本上记下剧作点。(考试要是不写到梁朝伟刘德华天台那场戏,老师都觉得你课后没好好看片。)

和《新世界》相比,《无间道》当然条线更清晰,人物更精简,风格更浪漫,结局更光明——是犯罪片之集大成,亦是至今(不光)港片还在搬套的类型技巧。然而,正是因为《新世界》站在《无间道》的肩膀上,所以它向上多走了一步,打造出了更现实、更冷酷、更残忍、更韩国的类型片样貌。

《新世界》海报

朴勋政在执导《新世界》之前曾经担任过《不当交易》和《看见恶魔》的编剧,《新世界》是他的首部长篇。延续了犯罪片的残酷基调,《新世界》整体色调呈蓝色(水光潋滟的几个镜头非常漂亮),浓得化不开,像极了板了两个小时的李子成的脸。

我看《新世界》,一共出现了两次生理不适。第一次是开片没多久,给一个卧底嘴里灌水泥,看得我直接干呕了。第二次是看到丁青葬礼上那张笑着的遗照,带的是我最喜欢的绿色横条纹领带(第二场机场戏带的那条),我就开始偏头痛,电影放完还在痛。

十几年前第一次看《无间道》,最被惊吓的场面是梁朝伟在电梯里被爆头的那一下。嗯?好人死了?那是还会用“两分法”看待世界的年纪。而到了《新世界》,这里有着更复杂更现实的人物关系。你会注意到,电影里丁青是从来不打骂李子成的,打的全是李子成那个叫石武的手下。当丁青发现石武是卧底,毫不手软地杀掉了他。当着李子成的面,就像帮他解决麻烦似的,说到:“这帮混蛋一直在耍你。

这话其实有两个意思。第一当然是暗指李子成的警察身份,卧底身边多年是在玩弄自己。另外,他也是在告诉李子成,警察同样也在你身边安插了卧底,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他们也在耍你啊

这就是《新世界》比《无间道》更残忍的地方。相比无间道多出的崔岷植这条人物线,他几乎不择手段,别说对敌人之间的恶意离间,连对自己的兵都是百般提防(围棋老师、小弟石武,甚至怀孕的老婆都是崔岷植的眼线),专下弱点步步紧逼,最后甚至主动暴露以达目的。——警察和罪犯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

最后崔岷植被杀害,我罪恶地尝出了些许自由的味道。

在两位绝对男主的光环映衬下,崔岷植这个角色其实很功能化,也没什么动作属性,比朴圣雄饰演的李仲久(唯我独尊的人设)还不讨喜。但崔大叔硬是把层次做了出来,睫毛都在演戏。

朴勋政导演还在影片里安排了很多“同一场景但不同内容”的戏,比如李仲久对丁青的撞车戏(一次有李子成护着,一次没有)、接机送机戏(接机也有李子成在和不在两场对比)、葬礼戏鱼塘戏(门里门外和封条)——这些戏连机位布置都一样。这么操作的效果是你再次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会复盘上一次这个场景里发生的事情,同时也会因为见过这个场景而对眼前发生的情节更添一份动容。

有brother护着 VS 没brother护着

我始终认为,看电影是一个提出疑问并寻找答案的过程

《新世界》也一样。我见过最可爱的一个问题是“丁青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买山寨货?”这个问题实在……太好笑了。

另外一个提问率很高的问题是“李子成为什么要变节?”这个问题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整部电影其实就回答了这一个问题,每一场戏都在给出李子成变节的理由。

有一场丁青在病床上断气后的戏。李子成看向摄影机镜头,打破了第四堵墙,镜头慢慢拉出来。那是在问你:我怎么办?

李子成本来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他前面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被动的。一边是丁青,一边是崔岷植,他夹在中间很累很疲惫。而这时候大哥没了,他无措了,懵掉了。

和李子成的被动不一样,丁青是个很主动的人,跟片子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有自己的狠招。那么又有一个问题来了:丁青为什么不杀李子成?

其实在影片的第88分钟,导演直接替我们问了丁青这个问题,但丁青没有回答。

那么,我们尝试解答一下,为什么丁青没有干掉李子成。

《新世界》从黑到黑,片名就是个讽刺,但丁青却是个绝对的高光人物。从用光可以看出来——丁青的脸始终打得非常亮,你甚至可以数清黄政民脸上的坑。我知道黄政民的瞳孔颜色很浅就是从《新世界》。你想这光打得是有多亮。连片中唯一出现蓝天白云的一个镜头都用在了李子成接到丁青濒死要见他的那场戏上。还有他出场时候的白西装。片子里那么多人穿西装,你看到第二件白西装了么?电梯那场就不用说了,上帝顶拍,一战封神。要是单说电梯戏,《新世界》赢了《无间道》。都说黄政民收拾收拾就是梁朝伟,敢情是在电梯定的先缘。

唯一白西装

最华彩当然是仓库里杀掉两个卧底的戏。导演用车灯做强光打在了丁青的后脑上,做出了轮廓光。这种打光手法在电影里并不常见,非极致不用。因为这里他没有杀掉李子成。所以我形容:

丁青是带着“圣光”完成自己人物弧光的一个角色

这就要插播说一下演员在不同角色里呈现的不同状态。稍微了解韩国电影的观众都应该知道:李政宰是一个非常适合演“跋扈”角色的演员,比如《观相》《暗杀》《与神同行》。《观相》和《新世界》同年上映,让李政宰拿到影帝的也是《观相》而非《新世界》。包括这次的《从邪恶中拯救我》,预告片也能看出那绝对是一个张扬的角色。但在《新世界》里,李政宰收得很厉害,非常压抑,表情极度忍耐。这和他之前的角色大相径庭,起初我并不适应,就像他的西装裹在了我身上。直到这次重新看片,我才意识到他内敛的表演方式对比出了丁青的乖张。我还发现他特意改变了自己的走路方式——手摆动的幅度很大,穿整套西装要把动作做那么用力,帅是帅的,挣扎感也是呼之欲出的。

如果非说《新世界》有什么浪漫美好的笔触,那全打在Bromance上了。这是一个黑帮片啊,导演怎么可以用近乎韩剧的手法描绘丁青和李子成的情感呢?

丁青每次出差都要李子成亲自接送,一次不接就敏感到不对劲了。

出门回来是一定会带礼物的,不满意就下次再换一个。

只有李子成才有的专属“brother”称呼,“瘦巴巴的老爷们,一起走啊。”

一个黑帮大哥唠唠叨叨叮叮嘱嘱,手下小弟却高冷怨怼无须鞠躬。

他从来不打他。

生气了骂人了,甩手打的也是手下的人。李子成看丁青扬手,眼睛都不眨,因为他知道这巴掌不会落到自己脸上。

李子成真的任性,丁青也真的纵容。李子成不想让围棋老师受辱,拿枪射杀了她,这显然违背了丁青的本意。大哥才没有什么恻隐之心,但李子成逆着他,他也只能原谅他。

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丁青只要一面对李子成,就会瞬间转换表情——嬉皮笑脸。而李子成全片唯一一次放开脸笑是在和丁青携手的回忆里。

所以丁青看不见背叛,只看得到他的疲惫,关心他是不是太累了,安慰他只要大哥在,什么都不用怕。

感情是相对的,李子成会本能地为丁青阻挡突来的危险。子成不在,丁青才被突袭,“电梯战神”表现出极强的求生欲,对应着醒来以后看到李子成说的第一句话: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真他妈高兴。

丁青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还是为李子成铺了路,要他止住眼泪,狠心活下去。

所有人忙着打打杀杀干掉别人,丁青怀抱自己的软肋,把所有给了李子成。

都知道韩国电影是刻画兄弟情的好手(李政宰也不是没拍过《日出城市》),连带着南北兄弟情(黄政民也拍了《特工》),好作品连篇累牍,但能够做到像《新世界》这般绝尘的,也不知是《新世界》成就了bromance,还是bromance成就了《新世界》。

所以,你找到答案了吗?

丁青为什么没有干掉李子成?

猜你喜欢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0-2021 爱情电影 www.aqd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