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剧 《持续可能的恋爱》

持续可能的恋爱

类型:日韩剧 日本 2022

主演:上野树里,田中圭,矶村勇斗,井川遥,松重丰,八木亚希子,武田玲奈,柚希礼音,水..

导演:加藤亚季子

免费观看线路1

剧情介绍

瑜伽教练泽田杏花(上野树里饰),在2年前母亲去世时回到了老家,现在和父亲2人一起生活。因为待人处事随随便便,满不在乎的性格,对身边的事情和家务也很绘画,画树木粗枝大叶,不用工笔工作粗糙,不认真细致,和同居中的父亲吵架不断。明明想把时间用在自己身上,却又要照顾父亲,因此结婚的愿望也很渺茫。父亲泽田林太郎(松重丰饰)是自由编纂辞典的日语学者。因为家里的事情完全交给妻子,日常生活能力低下,总是让女儿杏花烦躁不安。自从妻子去世后,他渐渐失去了人生的活力,在整理遗物时发觉了一份亡妻的离婚书,以此为契机,他下定决心。为了寻找第二人生的伴侣,他决定和杏花参与共同相亲活动。
看完第一集,我的笔记上写了一句“要素齐全”。开场白唔,一样的开场!已经在“恋爱何必认真”的页面提到过这类话的不靠谱了,这次直接想到的是请稍微看看“不能结婚的男人”是怎么通过剧本来表达“一个人生活虽然有点儿小酸味但真的挺好的”。(本季剧“恋爱何必认真”)女主的提议嗯,相仿的提议……在“无法相恋的两人”里女主提议是不谈恋爱一起生活,而这一次是“不谈结婚尝试交往”。蜡笔小新每次都诚意十足地“大姐姐要不要和我以结婚为前提地交往”,以这个角度看女主的提议会是:“呵,这就是成年人嘛”。印象里“家族的形式”对待这个话题柔和多了。(另外我看到这个提议的时候表正好显示“02:13”,嗯……)(上季剧“无法相恋的两人”)字典上面怎么写的呃,循规蹈矩地迷惘。在“Gossip”里女主这么干貌似已经被网友吐槽过不少了……(上季剧“Gossip,她想知道真正的OO”)“她离开的时候我就一起走了”诶,耳熟。但是她没有变成小学生回来啊,说明她了无牵挂了啊。(上季剧“妻子变成小学生”)嗯……都不说更早的剧了,与本季和上季的剧都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仿似日本佛跳墙。另外男主单身爸爸,我一下想到的是“家族的形式”里上野饰演的角色无法生育,这部里要是成了那不也就没自己的孩子了嘛,真是贯穿始终。还有两个小吐槽顺带一提:女主全情投入的事业居然是瑜伽;如果熟悉婚活了每次都说是“第一次来”也算是熟练坐台吧?整部剧都挺直球的,除了上面说的堆砌了要素,还有明确的角色行为模式。女主同事很积极地营造自己的人设,女主很积极地对待工作,还能很直接地表露自己的需求与积极邀约,圭很直白地解释了自己的状况,飒直接能够拥抱女主,女主老爸可以听从老婆的话去寻找自己的未来。每个角色都在积极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可能看起来成了刻板)。但比起变成小学生那位大爷,这位大爷更听老婆话,嗯。提供了一种更积极(?)的解决方案。这样的直球故事,似在明确地告诉我们,年纪到了,等,是难以等到的,奋力出击或许还能留住些什么。花等不到蜜蜂是会败的,再开的花也不是你这朵。而且这第一集还“首尾呼应”“点题”地放了两遍婚礼进行曲,真的太直白了。(不过从某个角度来说还挺好的。因为剧本身内容或许要展示出“遇到温柔的人”和“结婚”二者是独立的,不是遇到了什么人就要结婚的。这样可以有种对冲感。)女主“只是不想结婚,对异性还是有需求的”比之“无性恋”或许能获得更多理解,提供了另一种类型的描述。虽然一个人挺好,但的确会寂寞吧。真正能结婚的,那都是找寒了心,扛不住孤独的大男大女。祭扫就是一遍遍戳破伤口结一层层更厚的痂。而类似的剧,也是在一遍遍在我们心头刮痧。即便我们吐槽实在看不下去,它们也切实在我们脑中留下了些许印象,提醒着我们“可能孤独”这个可能的事实。解决方案要么是顺了剧的意也去不怕麻烦脱离单身,要么是嗑甜剧。一次次反复直到选的剧甜到一集都看不完就腻了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心里原来已经被挖了那么大的一个坑,种下的小小种子也长成了通天的藤蔓。于是那时,即便会爱上谁,也只是因为寂寞吧。另:圭说“坐第一辆到站的公交车”时,我“这个我熟”。或许单身的一个理由就是这个呢,因为始终在路上。另外他说“小时候被雨淋湿也会很快乐”时我想起了小学时倾盆大雨中和同学在操场跑了八百米,小时候就当是玩嘛,他说完走进雨中就有点儿迷惑操作了,会不会觉得他的举动很诱人或许能成一个恋爱脑与否的判断标准。直球这么多或许是目标受众吃这套呢。我被引诱起了兴趣,想要在起床后想想,如果我参加婚活,会被问什么问题。今天到现在没睡是因为今天是我受了一个差点死掉也影响终生的意外的伤一周年的日子,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样的一天,很想一下子睡到第二天。但这样的逃避屡屡发生后我的人生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呢。第二集,这么王道(老)的展开或许真会令人有种突然不想看了感觉。自述身世这么补设定也是省钱。有的人为结婚而结婚,有的人等奇迹而单身,这是横向空间上彼此的差异。明明自己也在变老,却依旧拒绝更老一代的婚姻观,代代如此形成了纵向时间里代际的循环。或许清楚当前位于其中的某个坐标,但对未来要趋近于哪个方向又摇摆不定。终于鼓起勇气朝一个方向进发时,濑川身上见证的误会又在女主身上发生,这一环一环与“爱意”有关的误会在不同人中重复发生,就像“恋爱”本身,也在人们身上不停重演着。这就是人吗?或许“爱意”这种事在我这样从小觉得说出“爱”这个字本身就很恶心还觉得人是从试管里培养出来的人来说不好理解,但这集给了我触动的,是酱油团子。濑川买给女主酱油团子,虽说是种道歉的礼物,但体现着一种善意的分享的感觉(虽然濑川转瞬即逝,但觉得这样的人还挺可爱的啦,虽说可能会被说成普信,但就像我看到女主老爸见到那位胖嘟嘟的相亲对象时觉得也挺可爱的一样,或许可以友达,但一定恋人未满)。而获得了自己喜爱的食物,一个人又不足以及时全部享用,或许天然就有一种分享的情绪。如果是濑川直接递给女主的话,还可以给食物提供者濑川一支一起体验,但这是转交的。于是分享给送来的单身爸爸,他说不吃。这像女主老爸相亲提到那句话一样,想要分享的内容不能传递,那种分享的情绪一直压抑。所以看到分享给不破时,终于有种“哇,这份想要分享的情绪终于抒发了”的感觉。自己喜欢的团子是种小小的喜悦,顺利分享给想要分享的人带来额外的喜悦,看着对方的喜悦又能感到喜悦。这种一直增长的喜悦的情绪激发着对于继续分享的需求。即便不是想获得什么,即便只是想给予什么,那种条件不能满足带来的压抑也会期待着情绪的爆发。偶然吃到了饱满的橙子,那种想要找人一起体验这种美好感觉的想法就像汁水般满溢出来,找到那样就在身边,一起体验无法言说经历的人,这样的想法似乎随着满足分享的需要一起出现了。虽然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或许是被那份想要分享的情感推动着寻找可以分享的人,而不是因为某个人很特别而想要和Ta分享。茫茫人海中,让你注目的,其实也只是满足你心中既有期待的人。那样的人并不独一无二,只不过是当时遇到了而已。心中既有期待很多但意识到很少的人,兜兜转转终究回到的是不了解自己。现在窗外正下着雨,听着静谧的夜与错落的雨,平静的心情带来了浮躁生活中久违的惬意。有一个人,同我一样,也在某处体验着这种平静的愉悦。知道这样的事,我和她,心中都能多一丝甜意。这也是分享,不用见面,不用一起,只要知道她在那里。能遥遥听雨的是知己,能处处陪你的是伴侣。“请让我内心的欢愉喜悦都能和你分享”,听起来就像求爱的话语。人们也往往认为这就算恋情的起始。是啊,就算我只是想要分享,却又绕回了大家已经翻透了的情爱话题,或许恋爱也算在分享,分享当下的自己。但或许“恋爱”的起点有太多太多,总归成“恋爱”二字容易让人迷惑,所以才会说出“不谈恋爱地相处”、“不结婚只交往”这样的话。简单充分的话语,直接而有力。我们心中,可能并不是只有“恋爱”而已。前几天碰到了一位三十一岁当晚正要去相亲的北漂,我身边同事恰恰在三十岁左右结婚生子,如果以前没有遇到那样可以顺势结个婚看看的人,即便只是想要分享,也不得不作出“意图恋爱结婚”的姿态。或许没有人知道你心中的期待,或许人人都以为你只是想恋爱结婚罢了。正因如此,能够说出自己内心的需求才会让人觉得,这位真实而美好。第三集,女主的老爸从婚活课里学到了相亲发言的套路。相亲这种目标明确的活动,人们或许更追求“有效的表达”,但这种学通用技巧、发言套路的事,是学着表达还是不真诚呢?不知道这段是想要铺垫之后“说出自己内心的话语”还是想说“即便再真诚也要考虑表达的方式”。但这不就是单亲爸爸前妻说的“嘴上温柔”吗?医师说的“具有功能性及设计感”(哇,好有共鸣)或许也体现了她的观念,在实现功能的同时关注设计感。但这件事,普通人做的时候或许会尽显尴尬,就像“意外发生,为了不产生误会而遮掩”却越遮越麻烦,一句话、一个举动让三个人没一个快乐的。这种事或许不如直接说出口。而她的期待在她自己的故事中则凝炼成了那句“除了不能养猫就没什么问题了”。明明“希望别人阻止自己”,却还说出这样有歧义的话语(你是说期待其他的还是说养猫太重要呢?),容易错过很多幸福故事的真实发生吧。做的好一些,则被说“没法和神住在一起”。这点我体验到太多太多(不是说我做得好,只是后半句)……昨天发生了很戏剧的一幕所以令我印象很深,我买饮料,对方把饮料和钱给我时是分成两次双手奉上的。对方笑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可能是我刚刚给她钱的时候是这样做的,同时也意识到了几乎每句话后都会跟一句“麻烦您了”。这是我自己做的整个流程中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却让对方有了这样的反应。这样戏剧性的场景一般是不能屡次发生的。曾经在学校超市买东西,逐渐发现曾经会看到我就跑到另一个收银台等着我过去的小姐姐似乎很少见到了,见到我吃东西时总会帮我打扫桌面的大妈也逐渐不再靠近我。后来我意识到与刚刚说的故事类似,我根本没有在意的、并不期待什么反馈的、习以为常的举动,会让对方感到需要给予合适反馈的压力。因为我不在意,所以直到发现她们已经远去才意识到这些无心之举对她们的意义。但我始终觉得,这些事是无所谓的,这只是我的习惯而已,对方有自己的习惯,没有必要去趋近于某个“好”的行为与话语,天然地去行事就好了。所以听到“没法和神住在一起”时相当诧异。“我只是惯常地做着事,你不用特地去看待的,难道为了让你觉得我‘不费力去伪装’了我还要去费力做些‘不优秀’的事吗?这不算关怀或夸赞,你本不需要去看待这件事的。”明明“神”做的事情让人很开心,明明人是人神是神就好了,却因为人觉得神是人费力伪装的产生了一种负向的(比如愧疚)情感而希望对方给予额外的努力消除自己的这种情感,对方若是要满足这事的话也要额外花费心神,同时结果也会变差。有必要吗?所以或许在感情中不用刻意去学习什么“有效的”东西,直抒胸臆表达自我就很好了。同时相信对方在自己面前也是在最舒适地做着自己。(最后被对方甩一脸“你不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吗?”……所以从最初开始就不要伪装才可能获得舒适的幸福吧。)另:直到刚刚才发现不破叫“飒”不是“枫”而之前写错了……因为几乎没在意过这些人都叫什么名字……另外说到这里,日语名字里很多刻意设计的谐音梗也因此缺失了很多趣味(谐音梗名字是什么恶趣味)。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2028 安琪影院 www.aqdy.net